2018年4月3日 星期二

我的第一隻復建鯨豚

撰文 / 擱淺志工  趙啟傑

我沒有辦法忘懷,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們的眼神,那樣的溫暖,卻也有那麼多的柔弱。
還記得第一次參與鯨豚的救援,那是在前年吵著教師節要不要放假的日子裡,因為颱風,身為老師的我多了一天假。接到宜蘭海邊有小抹香鯨擱淺,我在路邊還是被颱風吹落樹枝的日子裡,驅車趕往宜蘭。當天的宜蘭海邊停電,一隻諾大的身影在海灘上喘息著,一群人有大有小,有志工有路邊來觀浪的年輕人,我們一次次試著讓他好過一點,但是颱風尾巴的大風一陣陣的割痛我們的臉龐,也一次次吹翻我們的水桶、毛巾。群人努力著,卻也在一陣陣的大浪、大風以及停電底下,敗下陣腳。

2016年9月在宜蘭擱淺的小抹香鯨

這次,在下班前,看到新北金山一隻小抹香鯨擱淺,放學前的我左右思量著,我到底要不要前往幫忙。救援的關渡國小在我家只有10分鐘以內的路程,但是下班的我是否有體力?我是否能夠擔任好適當的角色?這樣的問號在我腦海裡不斷地迴盪著。我試著問孩子:「你要去!你要去幫忙她!

就這樣,搭了一小時車下班的我,趕到關渡國小支援。看著象哥與兩位志工試著保定,看著海水逐漸灌入水池,小抹香鯨試著擺動身體,試著讓自己回歸大海。而踏入水池的我,在突如其來的低溫裡,在寒風吹拂的冷風中,我與三人合作,帶著她漫遊著,隨著水位升高「象哥,她好像努力在游了!」,在一次次的繞圈,在水位慢慢升高中,她逐漸拍打起尾鰭,逐漸地想要擺脫我們,接下來,我們試著撤除,她在我們眼前從搖搖擺擺到逐漸穩定,像是孩子學步一般,她開始慢慢地游動起來。


注水中

當她噴氣的水珠與上下游動的身體映入眼前時,我內心有著滿滿的悸動,她是一個生命,她還在努力。
在我離開前,我們嘗試著第一次的灌食,在第一排的我抱著她,手中有著傳遞過來的心跳,一陣一陣,看著那一些些的營養物進入到她的胃袋中,我期待著明天她能夠更有力氣,能夠早日回到大海中。
隔天下班後趕回家,看著她進行不同的檢查,也一個個確定沒有問題,越來越多的人前來支援,我牽著海水管讓她游過來時不會擦撞到,看著充滿鏽便的水,她是否能舒服一點呢?希望她在後天的胃鏡檢查也能一切正常,腦海中不斷閃過的,是前陣子擱淺的海豚味袋裡的塑膠袋。
這幾天我總是跟孩子們說著我與小抹香鯨的故事,孩子們看到我僅拍到的影片,想像著鯨豚優游於海裡的樣子,現在有這一隻擱淺的鯨魚,還在小小的魚池裡努力著。最後小抹香鯨回歸大海,第二次看到活體的我很高興能夠盡一份小小的心力,在龐大的身軀底下我們都顯得太過渺小,但她卻可能因為人類的自私而受傷,期待鯨豚們都能夠平安,繼續優游於大海中。



2018年1月31日 星期三

從傷疤看鯨豚擱淺的可能原因


去年,中華鯨豚協會總共接獲八十起鯨豚擱淺事件的通報,共計有八十二隻鯨豚擱淺,確定的種類有十七種,包含江豚、瓶鼻海豚、花紋海豚、中華白海豚,也有較大型的喙鯨、領航鯨,以及大翅鯨等等。

一直以來,鯨豚擱淺的原因有許多說法,遲遲沒有定論。然而有時擱淺鯨豚身上會出現或大或小的傷痕,此時獸醫或處理的專員就會定睛細查,從這些微小的蛛絲馬跡推測鯨豚擱淺的可能原因。

讓我們以去年的擱淺鯨豚為例,來探討不同的傷痕期背後所代表的意義吧。

與船隻撞擊

於新北市擱淺的江豚,解剖發現疑遭撞擊
去年擱淺種類最多的是於馬祖海域及台灣海峽都可發現的江豚,共計有二十一起,其中一隻外表無明顯外傷,解剖後卻發現腰部有嚴重內出血現象,疑似曾經遭受撞擊。

在海上會與鯨豚發生撞擊的主要是船隻,撞擊所造成的傷痕主要有兩種,一是外表幾乎看不出來的內傷,二是遭螺旋槳打到的切割傷。

由於鯨豚的顏色多屬於偏灰黑的深色,如果遭受輕微撞擊,不像人類一樣會呈現深色的瘀青,體色反而會變得較淺,較不容易發現。但是,若是遭到強烈撞擊,軀幹則有可能產生凹陷,解剖時該區域會有內出血的現象,就如前文所提到的江豚。更嚴重的話,動物還有可能會發生骨折或內臟破裂等情形。

而若是鯨豚不幸地遭船隻的螺旋槳打到,更會在鯨豚身上形成平行且等距的切割傷痕。傷痕若淺,動物還有可能自行癒合只留下疤痕;傷痕若深,動物則即有可能因為嚴重內傷或因感染而死亡。

和漁撈活動的衝突

台東發現遭切除尾幹的瓶鼻海豚
去年所擱淺的鯨豚中,有兩隻在澎湖的瓶鼻海豚都身上都纏繞著漁網;另外,馬祖有一隻右側胸鰭遭切除的江豚,台東則有一隻切掉尾幹的瓶鼻海豚。這些是擱淺鯨豚身上疤痕產生的第二個原因:與漁撈活動的衝突。

台灣沿海的漁業活動頻繁,鯨豚經常會不慎纏繞在漁網上,尤其是吻部、頭部和胸鰭、背鰭和尾鰭等肢幹,稱為中網或誤捕。網線若緊緊地束在鯨豚身上,輕則形成明顯的線狀網痕,重則網線可能慢慢深陷入動物的血肉中,即使造成長久的開放性傷口,導致嚴重的感染,或因而影響活動能力,失去在野外生存的競爭力。

因中網而擱淺的鯨豚,解剖後有時也會在牠們的肺臟或氣管發現白色泡沫,那是嗆水的證據,可以推斷可能因無法掙脫而溺水死亡。

那為何有些中網擱淺的鯨豚會失去胸鰭或尾鰭呢?那是因為當網具纏繞鯨豚,一息尚存的鯨豚會立即被釋放,但如果被發現時已死亡,在為了保全漁具的情形下,漁民有可能直接割除纏繞的肢幹。因此,去年在馬祖失去胸鰭的江豚,與台東沒有尾幹的瓶鼻海豚,才會被推測是因為中網而擱淺。

自然傷疤

除了鯨豚意外在海上遭遇人類活動而產生的人為傷疤之外,其實在野性大海中討生存,鯨豚身上自然或多或少會有因獵食或競爭而產生的傷疤,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東海岸常見的花紋海豚。

花紋海豚剛出生時其實體色偏黑,隨著年紀漸長,身上會逐漸出現許多白色刮痕,年長的花紋海豚甚至全身都會趨向白色。這有兩個原因,一是因為互蹭互咬是花紋海豚的一種社交方式,因而容易在彼此身上留下傷痕;第二個原因是因為體質關係,花紋海豚的皮膚在刮傷後,不會回復原有顏色,而是形成白色疤痕。
花紋海豚身上充滿歲月的痕跡

其他種類的鯨豚如瓶鼻海豚、柯氏喙鯨等,也常見同類互咬的傷痕。至於不同種類的鯨豚之間也會互留咬痕,例如花紋海豚身上曾經被觀察到較為細小的平行齒痕,推測可能是較小的海豚如弗氏海豚的咬痕。然而互咬的原因不明。

鯨豚身上也經常出現其他海洋生物的啃咬痕跡。嗜吃魷魚的鯨豚像是花紋海豚或小抹香鯨,嘴邊有時可以見到菊花花瓣似的小疤痕,那是被捕獲的魷魚奮力掙扎的痕跡。除了獵物,掠食的鯊魚也是會造成鯨豚傷痕的原因,大型鯊魚如大白鯊,會造成幾乎可能致命的大型傷痕。而海中有一種嘴型特殊的達摩鯊較無威脅,只經常在鯨豚軀幹上留下圓形的特殊傷痕,一眼即可辨識出來。

鯨豚無法言語,更別說擱淺上岸來的鯨豚了,牠們能夠述說自身和海中故事的方式,就是透過自己的身體,而身上的疤痕就是最顯而易見的了。藉由仔細辨別傷口、傷痕的大小、深度和形狀等特徵,獸醫和鯨豚學者得以分析牠們可能擱淺的原因,進而推敲出鯨豚所生存的海洋環境狀況。

以台灣極度瀕危的中華白海豚為例,國內鯨豚學者曾進行過傷疤研究(註1),發現可辨識的白海豚中,將近五成身上帶有傷疤,並隨著從青年成長到壯年而快速增加。其中擁有自然傷疤,主要是鯊魚咬痕的比率,和南非海水鹽度相仿海域的白海豚差不多;但出現人為傷疤,以魚網纏繞和船隻撞擊為主,比率卻較高。而且,身上有人為傷疤的白海豚大部分出現在苗栗、台中到北彰化一帶,也就是漁撈活動及船隻作業頻繁的海域。

白海豚身上的疤痕,告訴我們牠們生存在台灣海峽有多麼艱辛。


1. 中華白海豚的傷痕研究,林明慶,2012年。


2017年12月26日 星期二

遠在外太空的太陽風暴會使地球上的抹香鯨迷路嗎?

編譯: 中華鯨豚協會第十七屆志工 施凱寧

「鯨豚為什麼會擱淺?」是民眾最常問我們的問題。
2015年715日台中清水抹香鯨擱淺
鯨魚擱淺後,我們只能從鯨魚的健康檢查或解剖結果推敲死因。但是對於沒有明顯外傷,甚至看起來營養狀況良好、健康的個體,想找出擱淺原因是難上加難。

O一六年一至二月,歐洲的北海海岸陸續傳出抹香鯨擱淺,短短一個月內就有二十九隻抹香鯨上岸。這些抹香鯨營養狀況良好、沒有疾病,科學家對此百思不得其解。

過去的研究指出,抹香鯨(Sperm whale)生活在溫暖的深海域中。雌抹香鯨終其一生都生活在低緯地帶(北緯40度到南緯40度之間),幼鯨也在這個區域出生、長大。而雄鯨成長到了十至十五歲時,會離開家族,彼此組成單身漢群體,冬天時會前往較高緯度的海域尋食魷魚,氣候回暖時再沿著原路回到低緯地區。

而發生擱淺事件的北海是淺灘地形,沒有適合抹香鯨的棲息地,正常情況下抹香鯨並不會進入北海中。德國基爾大學的研究團隊指出,可能是當時發生的「太陽風暴」擾亂了地球磁場,進而誤導了鯨魚的方向。

 當太陽風暴夾帶大量帶電粒子和輻射朝地球而來,會使地球磁場扭曲;與大氣層摩擦時,會產生壯麗的極光(Aurora, Polar light)。但是,太陽風暴也會破壞人類的通訊和衛星系統,以及擾亂動物的地磁導航能力。

O一五年底的太陽風暴從極區往南延伸到昔德蘭群島,使當地的磁場強度與方向皆發生變化,緯度偏差高達460公里、方向偏差約為300公里。

Dr. Vanselow研究團隊相信,鯨魚原本可以利用地磁變異偵測地形,而將挪威海岸視為地磁地圖上的山脈(geomagnetic mountain chain),像護欄一樣阻止他們進入北海,但是太陽風暴造成的磁場強度改變,使得地磁山脈消失、緯度與方向產生誤差,導致抹香鯨在南返的過程看不到海岸,在昔德蘭群島錯誤地左轉而游入北海。

2016年歐洲北海海岸29隻抹香鯨擱淺位置
圖片來源:Sea Watch Foundation
這次事件中,擱淺的個體都是雄鯨,胃內都有豐富的魷魚嘴,時間上與太陽風暴吻合,太陽風暴也確實對地球磁場造成干擾,這個推測似乎是合理的。

但這終究只是個推測,實際上並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太陽風暴與鯨魚擱淺有因果關係,甚至還沒有證據顯示抹香鯨能夠感應地磁,我們對鯨魚導航的機制所知甚少。

美國太空總署對於太空的氣候變化是否會影響地球生命也相當有興趣,目前也如火如荼地針對太陽風暴與鯨魚擱淺的關係展開研究,希望找出兩者的相關性,也許將來能透過監測太陽活動來預測鯨魚擱淺事件,即早為救援行動做準備。


參考文獻:
Vanselow, Klaus Heinrich, et al. "Solar storms may trigger sperm whale strandings: explanation approaches for multiple strandings in the North Sea in 2016."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strobiology (2017):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