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4日 星期二

風機之噪音規範需儘速訂定,確保綠能與中華白海豚之雙贏

(照片由林務局提供)

中華鯨豚協會自年初提出風機打樁應有之噪音規範後,已有廠商理解中華白海豚保育的急迫性,願意遵守棲地內噪音不大於140dB SEL等標準,顯示達成此標準並不困難,環保署應要求所有廠商遵守。能獲致如此成果,我們感謝各方團體共同之努力,也承諾致力於噪音監測,並呼籲政府應全面檢視白海豚所面臨的生存壓力如漁業干擾,藉此機會檢討相關保育措施。

中華鯨豚協會在今年年初即提出離岸風機打樁時,不會威脅中華白海豚生存壓力之具體規範。截至目前為止,本會也根據國內外相關研究與法規,逐步調整更適合的噪音標準,細節如下:

1.      打樁半徑750公尺內,不可有鯨豚出沒;1500公尺內,不可有母子對出現。一旦發現範圍內有鯨豚出沒,需立刻停工。
2.      靠近「中華白海豚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之風場,噪音規範目標為「避免造成鯨豚行為改變」,即白海豚棲地範圍內噪音音量不可超過 140 dB SEL
3.      遠離「中華白海豚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之風場,噪音規範目標則為「避免造成鯨豚暫時性聽力損傷」,即半徑750公尺範圍內噪音音量不可超過 160 dB SEL

感謝各方團體的攜手努力,本會已收到廠商善意回應,顯示達成此標準並不困難,呼籲環保署應要求所有廠商遵守,並建立觀察員制度,確保風機建造過程中有效保護鯨豚。本會將投入所有努力執行監測,確保施工期間打樁噪音符合標準,觀察員制度細節如下:

1.    警戒區於打樁半徑距離750公尺處,設置四艘船以同時順時鐘或逆時鐘方式巡航;每船需兩位訓練有素的監測員,一人觀察禁區,一人觀察預警區。
2.    打樁前與期間需「全程」目測監視海上鯨豚個體。打樁期間需「全程」以水下監聽裝置監聽打樁噪音。
3.    海上目測監測鯨豚個體的「所有觀察員」需經過認證。認證方式可由國際機構或國內公信機構辦理。
4.    海上觀察員與水下監聽之全程檔案與紀錄需可由相關機構隨時調閱。
5.    海上觀察員與水下監聽之全程檔案與紀錄,包括人員名單,需可由相關機構隨時調閱。

明年,海洋委員會即將成立,本會也呼籲政府應該藉此從全面審視僅存六十餘隻中華白海豚之保育,例如最為急迫的漁業誤補,若能杜絕三海浬內的違法漁業,中華白海豚族群必能有更大的機會逐漸復甦。

2017年11月1日 星期三

大海的美術課

撰文 / 林雅容
攝影 / 張小日

在大自然裡,孩子有自己的世界。
浪潮洶湧,孩子看見了什麼?

記得第一次帶著孩子去海邊,喜愛海洋的爸媽,興沖沖地將剛滿一歲的小傢伙放在沙灘上,期待地等著他展現好奇的探索神情。沒想到,潮聲隆隆,白浪滔滔,孩子一皺眉,臉縮成一團哇哇大哭起來。

失落的爸媽後來才知道,原來不只自己的小孩,其實許多朋友的孩子也有同樣的歷程。

孩子的感受與大人不一樣,在大自然裡,孩子有自己的世界。

大海呼喚而來的美術課

小日,是長期與孩子相處的美術老師,居住在山裡的她,經常將自然觀察融入教學裡,帶著孩子欣賞山的美好,領會人在山裡的生活。對小日來說,山,總是穩穩地坐落在那兒,巍然屹立,值得倚靠;而海,卻是浩瀚無垠,起伏晃盪,又充滿未知,令人心生畏懼。然而這個夏天,生活裡不知哪個片段的間隙裡,海潮聲飄蕩而來。

「我聽見海在呼喚我。」小日感性地說,她彷彿聽見了大翅鯨在唱歌。而且,她也發現孩子對於大海的好奇與著迷。於是,在海潮聲引領下,小日和鯨豚協會合作了「我的鯨豚圖鑑」海洋生態藝術課程,藉著繪畫,帶著孩子走進了鯨豚跳躍的海洋世界。

藉由畫畫和海產生連結。
與純真的孩子共同領會藝術多年,小日知道,藝術不只是談美不美而已,更應該深化到人文與生活之中。

「孩子總是會彼此比較誰畫得比較好,但藝術不是畫得好或畫得像而已,孩子需要與海產生連結與感情。」小日解釋道。

小日所選擇的方式是帶著孩子一起經歷,除了認識鯨豚基本知識,也經歷鯨豚與海洋生態,經歷鯨豚與人的關係,最後更經歷一趟真實的尋找鯨豚之旅,然後,把經歷畫下來。過程裡,知識不是主角,是輔助經歷的元素,但在不知不覺中,知識隨著對海、對鯨豚的情感一起在孩子心中烙下難以磨滅的印象。

用畫畫對海說:我愛你

即使是大人,也會覺得跟著小日畫鯨豚很有趣。其中一段課程是,協會裡的阿寶叔叔藉由生動的影片、照片及真實的標本說完鯨豚與海洋的故事之後,小日拿出長達三公尺、高過孩子好幾顆頭的大圖畫紙,畫出他們心中巨大的鯨豚。

三公尺,差不多只是許多海豚常見的尺寸。但孩子將紙攤在地板上,前前後後、上上下下地繞著大紙畫畫,用他們小小的身軀實際感受海洋哺乳動物的巨大。可愛的孩子還在三公尺長的大翅鯨旁畫滿紅紅點點,那是鬚鯨經常覓食的鱗蝦,然後躺在大圖邊「喔咿,喔咿」地唱起大翅鯨之歌。

一幅圖,大翅鯨的生理、食性、聲音、生態,已經深深地刻劃在孩子腦中,生動地演示出海洋活潑生命的一隅。

課程的高潮是實際出海賞鯨豚,知道了那麼多鯨豚和海洋的事,孩子們都很期待。出發前一天,阿寶叔叔告訴孩子們,從過去到現在人與鯨豚關係的改變,也讓他們理解我們沒有事先打招呼就去拜訪人家,他們不一定在家,讓孩子準備好探訪野生動物該有的心情。

阿寶叔叔介紹鯨豚大小事後,鯨豚不只是故事裡或海洋公園裡的一種模樣。

夏天的海,是平靜美麗的,也沒有辜負孩子的期待。有的孩子在海上見到了海洋公園裡常見的瓶鼻海豚,有的欣賞了飛旋海豚活躍的舞姿,更特別的是,最後一群孩子撞見了兩隻魟魚的交配之舞。海,總是如此地令人驚喜,在活潑的海豚陸續出場後,以難得一見的魟魚結尾,提醒了孩子們海中不只有鯨豚,還有其他許多多采多姿的生命,而且,牠們就像我們一樣生存、互動、繁衍。

小日說,她很明顯地感覺孩子們在賞鯨後,筆下的鯨豚不太一樣了,不是在技巧上像不像、美不美的問題,而是孩子因為「喜歡」而投注了感情,讓他們的鯨豚表現出一種生動的面貌。

畫出好大的鯨豚!但真正的鯨豚還要更大唷。

「老實說,如果讓孩子看著圖片一筆一筆教著畫,可能會畫得更像、更漂亮。但在賞鯨後,卻可以感覺出孩子對於鯨豚和海洋所生出的情感。」小日說,「尤其他們親自見過鯨豚之後,下筆就更深入了。」

一趟海洋之旅結束,每個孩子都誕生出自己經歷之後的鯨豚圖鑑。就如同孩子與海洋初次見面時,看見他們自己的世界,有自己的感受一樣,每份鯨豚圖鑑都是那樣地獨特且與眾不同。透過藝術,我們得以略窺孩子心中神奇的大自然、美麗的海洋。

孩子筆下的鯨豚,和海洋裡的鯨豚一樣多樣美麗。

海洋教育,從欣賞開始

小日最初會選擇鯨豚做為海洋生態藝術的主題,是因為以鯨豚代表海洋,巨大而震撼,令人無法忽視。後來在與鯨豚協會的互動與溝通中,也了解到鯨豚的巨大對於海洋的意義,例如大鯨魚的糞便與鯨落(大鯨的遺骸)甚至會創造出一個小生態;而鯨豚位於海洋食物鏈頂端,更代表了海洋生態的健康。於是,山裡的小日,一個夏天都沉浸在海裡,感受海洋帶來的悸動,然後將這樣的感動透過藝術,再傳遞給孩子。

鯨豚的演化。

情意、知識、技能,在環境教育中,情意是最根本的基礎,也是最適合培養幼小孩子保育意識的方法。

「我發現孩子天生是愛護生命的,他們單純的心靈,是最值得種下生態與生命教育的田地。」小日用著藝術家的口吻描述,「雖然擱淺救援有值不值得做的爭議,但對孩子而言,救援就是尊重生命的展現,將會啟發他們接續的學習。」


海洋吸塵器的設計草圖。
活動最後,小日問孩子:「四十年後,海裡的垃圾比魚多怎麼辦?」

四十年後,就是這些孩子主導世界的時代,現在海洋的種種問題,都是他們未來需要面對的。在熱烈的討論與發想中,一位七歲的男孩竟在小日分享前,就提出了史萊特(Boyan Slat)的海洋吸塵器概念。孩子,好有創意啊!更重要地,他們理解自己也有解決海洋問題的能力。

創作,是人的天性,自古以來,人們對於海洋與鯨豚的想像,也常常以各種藝術創作的形式呈現。因此,海洋生態與藝術教育的結合,是再自然也不過的事。孩子經由親手創作因而更懂海、愛海;保育透過藝術,也將更容易串連起人與海洋、鯨豚之間良善與厚實的關係。

2017年10月5日 星期四

來吧!來御藏島與海豚共游!



撰文 / 巫佳容
攝影 / 巫佳容、 Phoenix Chen

日本御藏島的瓶鼻海豚十分親人。(照片拍攝:Phoenix Chen)
御藏島(みくらじま/Mikura Jima)隸屬於東京都,是伊豆群島其中的一個火山島,位於三宅島和八丈島之間,距離東京約200公里,島上沒有機場,要從東京灣的竹芝碼頭搭船,每天晚上22:30會有固定的船班,海上八小時的航程,大約會在早上06:30抵達御藏島。

我們搭乘的船可以容納800多人,運氣好的話,還有機會搭到可容納1000人的橘丸號,這樣的大型客船在海上非常的平穩,本來還擔心在海上過夜會搖晃得無法入眠,原來是多慮了。船上有各種不同的艙等,我們訂的是上下舖的四人房,真沒想到在海上也能睡得這麼舒適,第一次在船上過夜,不但晚上興奮地到船頂看東京灣的夜景和灑落的月光海,還起了個大早,在海上看日出,好像只要盯著海面夠久、眺望得夠遠,就可以快點抵達御藏島。

御藏島屬於伊豆群島。(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小島上的天氣說變就變,可能早上還風和日麗、晴空萬里,下午馬上就會烏雲密布下起大雨,是不是能夠如期的出海,天氣是主要的考量因素,為了不讓天氣影響到我們與海豚共游的行程,我們打算在御藏島待五天,預計每天都早上出海一次、下午出海一次,原本想說其中可能有幾天不能順利下水,在島上待五天,可以確保不至於完全無法出海,抱憾而歸,沒想到我們運氣真的很好,其中的確有幾天氣候不佳,不過還不到不能出海的情況,於是號稱強運團的我們,五天總共出海十次,下好下滿!

我們出海的小艇,船上有船長和導潛,大約可以容納13名遊客,因為我們挑平日來拜訪,所以船上大部分的時候都只有我們一行7人,空間很剛好,不過如果是假日來遊玩,就可能會遇到比較擁擠的情況了,御藏島平常的遊客還是以日本當地人為主,週五晚上從東京出發,週六一早就會抵達,交通、時間的安排上都非常方便,對在東京都市中忙碌的上班族們來說,一覺起來就能準備跟海豚游泳,是值得安排的周末行程。

穿好裝備,準備下水。
潛水相關的裝備在這裡都租的到,跟海豚共游是不能背氣瓶的,除了在水下吐泡泡對海豚來說有時候是帶有威脅的意味之外,這樣的共游行程也很不適合重裝備,海豚的速度相當的快,需要輕裝才能在水下自在的移動,就算完全不會游泳也不用擔心,由於海豚需要出水面換氣,即使只是穿著救生衣以浮潛的方式在海上漂浮,都能跟海豚有近距離的接觸。我這次很幸運的能跟鯨豚水下攝影師一起來,大家不只潛水裝備齊全,就連攝影裝備都非常專業,讓我這個潛水的初學者,可以好好專心在體驗跟海豚的互動,相片紀錄可以期待其他專業的夥伴們。

海豚的速度很快,完全追不上 。(照片拍攝:Phoenix Chen
在大家下水前,潛導會特別叮嚀大家相關的注意事項,最需要留意的是,不能觸摸海豚,不管牠離你多近,都不能伸手去摸,如果不是特別要拍照,我們在海裡都是將手放在背後的方式游泳。

出海一次的時間大概是兩小時,在御藏島上和大家共游的是瓶鼻海豚,這群海豚已經定居在御藏島周圍的海域了,和海豚共游的行程不用擔心人品不好看不到海豚,只需要煩惱能看到幾群和今天的海豚是不是剛好想跟我們玩。由於海豚在海裡移動的速度很快,不可能在水中追上海豚,所以在御藏島出海跟海豚游泳,靠得完全是船長的經驗,船長找到海豚後,會判斷當天的海流、浪況、以及當天海豚的行為,將船停在海豚待會會經過的路線上,告訴我們他建議我們從哪一側下去會比較好,並說:「If you are ready, you can go!」,只要聽到這句話,大家就可以魚貫地跳入海中,可以說是我在御藏島每天最期待聽到的一句話了。

海豚真的會近到伸手就能摸到,但還是要遵守規定,不要造成海豚不必要的干擾。(照片拍攝:Phoenix Chen)
對御藏島的海豚來說,人類的出現是相當熟悉的,牠們並不怕人,有時也會對我們好奇、有時也會想跟我們玩,就像海豚對待海龜一樣,人類不過是另一種會出現在海中的生物。在水下一起游泳,其實主動權一直都在海豚身上,雖然經驗豐富的船長讓我們每次下水幾乎都能遇見牠們,但是牠們游泳的速度相當的快,假如牠們今天不想跟人互動,只要多拍幾下尾鰭,很快就離開我們的視線範圍了,完全追不上牠們的車尾燈,想要跟牠們有任何互動都是完全勉強不來的。

每次的下水都是一種期待,海裡的世界總是千變萬化,海上的天氣影響水下的光影變化、每天的風向和水流也影響水中的清澈與否,每次下海的地點不同,可以欣賞御藏島不同的海底風貌,這附近的海域生態很豐富,除了瓶鼻海豚,我們也遇見了海龜和魟魚和種類和數量都很多的魚群們,在水下等待海豚時,也深深地被水下的世界吸引,真想一直待在那裏。

還記得最後一次出海行程結束,回港的時候,大家各自沉浸在這五天的回憶中,互相對著彼此傻笑,那是一種不言而喻的默契,能一起享受這像夢境一樣的旅程,真的好難得。
最後,想謝謝這一趟旅程最棒的夥伴們,敬2017年在御藏島的夏天。